财经资讯

最大老鼠仓马乐案重审,基金公司惊魂未定

2019-12-31

  刘瑞

  《企业观察报》记者 陈莉

【推荐阅读:资管圈掀捕鼠大风暴】

基金经理成群被立案调查 黄春雨已取保候审

汇丰晋信80后钟小婧老鼠仓亏损8.45万 被罚20万

捕鼠风暴升级 前四月离任基金经理逼近去年全年

华夏两名基金经理被带走协助调查

海富通五名基金经理离任 传涉嫌老鼠仓被调查

金融资管行业掀捕鼠风暴 近50人遭监管机构调查

  马乐案日前进入二审。近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马乐利用非公开信息交易案件进行立案审理。

  资管圈稽查风暴还在蔓延。

  何东

  这让马乐案件充满转折的可能。原博时基金[微博]公司的基金经理马乐利用未公开信息,从事与该信息相关的证券交易活动,两年多累计成交金额10.5亿元,非法获利1800余万元,这被看做基金界最大手笔的老鼠仓。

  5月9日,证监会[微博]通报了三起资产管理行业相关人员涉嫌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股票案件,并公布2013年以来,证监会共受理涉嫌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股票案件线索38件,且已陆续启动调查工作。

  监管层严打“老鼠仓”的风暴,正在公募、保险等整个资产管理行业蔓延。

  2014年3月28日,深圳中院宣判马乐一审被判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追缴违法所得1883万元,并处罚金1884万元。马乐当庭表示服判,不上诉。

  从今年3月份曾经的公募基金冠军厉建超因涉嫌老鼠仓被查,到5月份华宝兴业原基金经理牟旭东被牵出,再到华夏基金[微博]原基金经理罗泽萍以及多名海富通最近离任或离职的基金经理均被指涉嫌老鼠仓,俨然,老鼠仓案已经由个案发展到群体现象。

  “这次爆出老鼠仓的不仅是公募基金,还有平安资管、中国人寿和太平人寿资管这三家保险公司。”上海一家保险公司的投资经理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

  市场人士对一审结果较为惊愕,认为量刑过轻。一审数日后,事情有变。4月4日,深圳市检察院认为马乐案量刑不当,提起抗诉。捕鼠风暴愈演愈烈之下,马乐案二审或将给市场人士更多威慑。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资本运营中心主任冯鹏程告诉《企业观察报》记者,“首先,人情因素是我国老鼠仓案滋生的土壤;再者,我国相应的法律不够细化、健全,法律条文的模糊也导致了从业人员有了可运作的空间;此外,以往监管部门对于老鼠仓涉案人员以及公司的处罚力度不够,是导致后来者没能心生畏惧而相继犯法的另一重要因素。”

  4月下旬,保险业内就在盛传险资也有老鼠仓,保险行业的风控由此全面升级。

  二审开启

  华宝兴业 专户机制惹争议

  相比保险,处于风暴中心的基金公司,更是风声鹤唳。

  广东省高院官网信息显示,马乐利用非公开信息交易罪的“目前进度”已更新为“审理中”,这意味着马乐案已进入二审。这让一审落下帷幕的马乐案再次充满不确定性。

  之前的2013年12月20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邓舸表示,近期,新疆证监局查办了一起上海某基金经理涉嫌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的案件,该案目前有一名基金经理涉案。之后,有关上海某H基金公司因涉嫌老鼠仓被调查的传言沸沸扬扬,各大基金人人自危。

  “我们去年年末传出有位基金经理涉嫌老鼠仓外逃,后来就要求所有基金经理和研究员都必须上缴护照到公司。现在搞得我们都不能出去,就连去香港都不行。”一家大型基金公司的基金经理抱怨。

  基金历史上涉案规模最大的老鼠仓事件,3月28日有了小结——马乐被判有期徒刑三年,缓刑5年。

  直到今年4月21日晚间,有资本市场人士透露,被查的确是华宝兴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微博](下称华宝兴业)的牟旭东。

  但这还不是最严厉的手段。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有些公司已将边控的范围延伸到离职的基金经理。

  4月4日,深圳市检察院通过官方微博表示:从目前情况看,由我院提起公诉的原博时基金经理马乐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一案,已经法院做出一审判决。我院经审查认为该判决量刑明显不当,今日,我院依法对该判决提出抗诉。

  据悉,牟旭东自2003年1月加入华宝兴业,历任高级分析师、研究部副总经理、研究部总经理,曾担任华宝兴业强债A/B、华宝兴业宝康灵活、华宝兴业多策略等基金经理。他于2013年2月份离开华宝兴业的公募团队,转到专户团队任职投资经理,并于今年初最终离开该公司。

  “我年初就离职了,但公司也要求我必须把护照交给单位保管。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懂得的。”一家老十家基金公司的基金经理表示。

  接近权威消息人士处获悉,深圳市检察院对一审提出抗诉,深圳市检察院的抗诉如果得到广东省检察院支持,就可在广东省高院二审,如今从结果看,广东省检察院支持深圳检察院的抗诉。

  据了解,牟旭东之所以被监管机构调查,是因为其曾经管理的基金在大数据扫描时系统发出报警。报警显示,其管理基金投资的股票与外界某个账户所投资的股票出现高度重合。成都监管局对其进行进一步追查,发现牟旭东将非公开信息透露给外界,从而从中分得收益。

  传三大险资涉“老鼠仓”

  一位法律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二审高院的判决结果就是二审结果,即时生效,但是高级检察院有权提出再审抗诉。如果高级法院认为中级法院判决有明显问题也可以不做出二审,直接发回中级法院重审。

  目前,牟旭东已经承认被调查。4月23日,他向媒体记者表示,“自己情况特殊,那是七八年前做研究员时的事情,目前正在等监管层的最终认定”。但与此同时,他也坚持认为自己的情况与传统意义上的“老鼠仓”是两回事。而监管部门对其行为也尚未定性,目前还不确定调查的“老鼠仓”是涉及公募基金还是专户产品。

  捕鼠风暴全面升级。这次被调查的对象不仅是公募基金经理,保险资管的投研人员也有涉案,被爆涉嫌“老鼠仓”。

  上述人士同时表示,深圳检察院抗诉马乐案件的流程和其他案件一样。 据《刑事诉讼法》第224条规定,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的案件或第二审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的公诉案件,同级人民检察院都应当派员出席法庭。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在决定开庭审理后及时通知人民检察院查阅案卷。人民检察院应当在一个月以内查阅完毕。人民检察院查阅案卷的时间不计入审理期限。另据规定,人民法院按照审判监督程序重新审判的案件,应当在做出提审、再审决定之日起三个月以内审结,需要延长期限的,不得超过六个月。接受抗诉的人民法院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审判抗诉的案件,审理期限适用前款规定。

  中投顾问咨询总监丁伟奇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随着监管层监管力度越来越大,“老鼠仓”的犯罪手法也不断升级,导致对“老鼠仓”的定性越来越难。他说:“要确定其行为是否属于‘老鼠仓’,关键还要看特定时间点上牟旭东所处的位置,金融业中对于将非公开消息透露给外界的行为并不合法,无论结果是不是属于‘老鼠仓’,牟旭东都应受到惩罚。” 他进一步指出,如果牟旭东的行为属于非常规老鼠仓案,那么华宝兴业类似于私募,为客户提供专有的投资咨询服务、向客户荐股或代客户投资,那么与它对外宣称的公募身份完全不符。

  “业内传被查出有问题的是三家保险公司,分别是平安资管、中国人寿以及太平人寿资管。”上海一家保险资管的投资经理陈宁(化名)透露,4月中旬,圈内就在流传保险资管查出“老鼠仓”的事情。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